【真理教室】真實的悔改/文 亮 牧師

經文:馬太福音3:1-12

  那時,有施洗的約翰出來,在猶太的曠野傳道,說:「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!」這人就是先知以賽亞所說的。他說:「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:『預備主的道,修直祂的路!』」這約翰身穿駱駝毛的衣服,腰束皮帶,吃的是蝗蟲、野蜜。那時,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,並約但河一帶地方的人,都出去到約翰那裡,承認他們的罪,在約但河裡受他的洗。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,就對他們說:「毒蛇的種類!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?你們要結出果子來,與悔改的心相稱。不要自己心裡說:『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。』我告訴你們,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。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,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,丟在火裡。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,叫你們悔改。但那在我以後來的,能力比我更大,我就是給祂提鞋也不配。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。祂手裡拿著簸箕,要揚淨祂的場,把麥子收在倉裡,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。」

  當你想到施洗約翰的時候,頭腦裡出現的畫面是什麼樣子?一個住在曠野裡,身穿駱駝毛的衣服,腰束皮帶,吃著蝗蟲和野蜜的怪老頭?我們可能忽略了,約翰不過比耶穌大六個月,是耶穌的親戚,他在曠野施洗的時候不過三十來歲,他的父親是亞比雅班裡的一個祭司,所以約翰本來也應該是祭司的。只因為他看不慣當時的聖殿文化(裡面充滿了很多罪惡與錯謬),便毅然地離開聖殿,到曠野宣講悔改的信息。正因施洗約翰敢言敢做的行徑,讓當時大多數猶太人以他為先知,並賦予他崇高的地位。

  當約翰喊著說:「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!」有一些真正悔改罪行的人去到約翰那裡受洗,但也不乏作秀之輩(如法利賽人)、或是因懼怕想逃避審判而跑去受洗的,更有一群人是盲從跟去受洗,這些人並沒有真實地悔改。現今的世代,當基督的教會仍然傳講著「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!」的信息,也同樣會有許多人聽而不聞,或是帶著錯誤的心態進到教會,只是為了得到利益或是逃避審判,並沒有一顆真實悔改的心,也未曾經歷重生與得救。從接受施洗約翰洗禮的人群中,我們可以看見至少有三種類型的悔改,讓我們從其中省察自己是哪一種悔改?是真實地悔改,以致重生與得救嗎?

一、 逃避審判型的悔改~形式上的悔改~虛假的悔改

  約翰指責來受洗的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,對他們說:「毒蛇的種類!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?」這是多麼直接、甚至毒舌的一句責備啊!但卻也顯出約翰性格的剛烈,這是他不留在聖殿的原因之一,更是他後來被希律安提帕斬首的原因,因為他敢直言不諱地指出罪惡和錯謬。試想,現在教會中敢說真話的人還有多少?我們怕得罪人,怕話講得重一點,人就受傷不來教會了;所以,現在連傳道人都不敢講真話,更不敢講重話,大家來教會都喜歡聽好聽的、肯定的、讚美的、鼓勵的話。的確,那些正面、積極、造就的好話很重要,但那些對我們生命改變和更新的真話也很重要!

  當年那些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,大概並不是真正想悔改而受潔淨的洗禮,不過是看到許多人去受約翰的洗,自己不去好像沒有榜樣或見證;另一方面,不過是想藉著外表的洗禮,試圖降低心中的罪惡感,或如同約翰所責備他們的,不過是想逃避將來上帝憤怒的審判。事實上,當年許多法利賽人、撒都該人心中有許多陰暗面,他們因為無法透過宗教情操或行徑,得著心靈的平安與自由;他們甚至懼怕天國真降臨的時候無法獲得拯救,所以抱持著多做就多一分保障的心態(如同今天有些人想多信一些宗教般,像是買保險的心態,買越多家保險越好一樣),認為若受施洗約翰的洗真可以使人得潔淨,那麼為什麼不去洗一洗呢?直到如今,很多自稱為基督徒的,也是抱持著這樣的心態,反正受洗也沒什麼不好,最起碼,多了一份不會下地獄的保障;但對於生命是否真實地悔改與重生,卻一點都不在乎。正因如此,常有一些人受洗完就離開教會,以為已經拿到天堂的門票了,但其實根本沒有真心悔改。

  聖經中最典型代表「逃避審判型悔改」的人物,就是摩西所面對的埃及法老。當災難來臨時,法老就把摩西找來,承認得罪了耶和華並央求摩西平息災難;等災難過去了,心裡就剛硬,甚至變本加厲地對付摩西和以色列民,根本沒有想改變自己,只想藉著虛假的悔改來逃避審判。這樣形式上的悔改~虛假的悔改,並不是外邦人的專利,以色列百姓也不遑多讓。先知何西阿就曾指出以色列毫無誠意的悔改:「來吧!我們歸向耶和華!祂撕裂我們,也必醫治;祂打傷我們,也必纏裹。過兩天祂必使我們甦醒,第三天祂必使我們興起,我們就在祂面前得以存活。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,竭力追求認識祂。祂出現確如晨光;祂必臨到我們像甘雨,像滋潤田地的春雨。」(何西阿書6:1-3)當時的以色列百姓任意地犯罪,認為反正只要嘴巴上說要悔改,即使上帝審判馬上就會原諒他,過兩天就會沒事的。所以只要裝出個悔改的樣子,撐個幾天等上帝的憤怒消退,審判就會過去,祂的恩典憐憫就會再次降臨。而先知何西阿進一步宣告了上帝的責備:「主說:『以法蓮哪,我可向你怎樣行呢?猶大啊,我可向你怎樣做呢?因為你們的良善如同早晨的雲霧,又如速散的甘露。』」(何西阿書6:4)這樣的悔改不會結出有任何果子結出來,也終究只會離上帝越來越遠。

  今天有許多人因心裡的罪惡感或罪疚感,就四處尋找宗教和神鬼來除罪,只是為了降低自己的罪惡感,或逃避可能的審判,但心裡並不知道何為真實的悔改,因為並不認識那教導我們真實悔改的神,所以就只會想著如何能消災解厄。任何為了逃避審判所做的形式上的悔改,都不能得到上帝的認同,也得不到永生,甚至連今生的平安和穩妥都沒有。要避免落入這種虛假的悔改,必須要正視自己生命的問題,如同大衛的禱告:「神啊,求祢鑒察我,知道我的心思,試煉我,知道我的意念,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,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。」(詩篇139:23-24)

二、 將功贖罪型的悔改~理性上的悔改~自義的悔改

  約翰進一步說:「不要自己心裡說:『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。』我告訴你們,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。」(馬太福音3:9)一直以來,猶太人都認為自己是上帝特別的選民,認為他們的血統能使他們在上帝面前獲得特別的恩寵,所以他們在很多事上得罪神卻不以為意,他們認為自己再糟糕,都還是可以獲得神的憐憫;但那些非上帝選民的外邦人,則是無論行為再好,也得不到上帝的救恩。這種仗賴祖先和血統的心態,跟今天許多仗賴自己功德,認為可以將功贖罪的觀念很相似,於是想要仰賴祖先的蔭蔽,甚或仰賴自己的能力。

  對於「理性上的悔改~自義的悔改」,路加福音在同樣的事件中多了一點描述:「眾人問他說:『這樣,我們當做什麼呢?』約翰回答說:『有兩件衣裳的,就分給那沒有的;有食物的,也當這樣行。』又有稅吏來要受洗,問他說:『夫子,我們當做什麼呢?』約翰說:『除了例定的數目,不要多取。』又有兵丁問他說:『我們當做什麼呢?』約翰說:『不要以強暴待人,也不要訛詐人,自己有錢糧就當知足。』」(路加福音3:10-14)。施洗約翰的角度,原是希望人能結出悔改的果子,與悔改的心相稱,但許多人卻容易陷入「理性上的悔改~自義的悔改」,認為:「如果我做了某些事情,上帝就應該會原諒我。」這是一種邏輯上的錯誤和迷思。「理性上的悔改~自義的悔改」,通常會結出行為的果子,但也通常無法持久(只是表面的功夫),因那不過是我們尋求上帝饒恕的籌碼。就好像孩子做錯事情,就會趕緊勤快一點念書,幫忙做家事,只希望等要被爸媽修理時,可以討個人情、試圖將功贖罪,但他們並沒有真正地去面對和改變他們的錯誤。

  今天很多基督徒也是如此。面對自己生命的罪惡和問題時,我們並沒有想要徹底改變,但又怕上帝的審判,所以我們希望透過其他的方式、行為、管道,來尋求上帝的赦免與原諒。於是,有些人就透過奉獻多一點、服事多一點、禁食禱告多一點、聖餐多吃一點、甚至想再次受洗……來企圖討好上帝,獲得上帝饒恕和賜福的籌碼,這樣的心態並不是上帝所喜悅的真實地悔改,所以即使外貌和行為上努力表現出敬虔,但生命並不能蒙神所喜悅。就好像當年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,藐視別人的,設一個比喻,說:「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:一個是法利賽人,一個是稅吏。法利賽人站著,自言自語地禱告說:『神啊,我感謝祢,我不像別人勒索、不義、姦淫,也不像這個稅吏。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,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。』那稅吏遠遠地站著,連舉目望天也不敢,只捶著胸說:『神啊,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!』」(路加福音18:9-13)外表的敬虔,並不一定等於真實的悔改,內心的憂傷痛悔,才是神更看重的:「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;神啊,憂傷痛悔的心,祢必不輕看。」(詩篇51:17)

  另一種將功贖罪悔改的典型模式,就是找人替你禱告。一個犯罪得罪神的人,因怕受到審判,就希望別人為他禱告,可能是希望父母為他禱告、教會為他禱告、朋友為他禱告……,當事人自己就是不肯悔改、不願自己禱告。這樣的代禱,或許因為上帝的憐憫,顧念基督徒的代禱而垂聽,赦免、拯救、幫助、醫治了那人,但終究請人代禱並不是護身符。這類理性上的悔改模式,都並不是真正的悔改,也不能討上帝的喜悅,更重要的是不能使我們脫離罪惡的影響和傷害,生命還是落在罪惡的審判之下,還是會承受魔鬼的毀壞,所以我們不能讓自己或身邊的人,停留在這種理性上的虛假悔改,或試圖將功贖罪式地來討好神,而是必須進入真實的悔改,才能得著神的赦免與生命的更新。

三、 煉淨生命型的悔改~靈性上的悔改~真實的悔改

  施洗約翰說:「那未來要來的,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。」這裡不僅是說耶穌的能力比他還大,更重要的是說明在耶穌基督裡將要成就的洗禮,乃是更徹底的改變。那是一種真實的悔改,是一種像被火焚燒煉淨的過程,是一種透過聖靈在我們靈裡面的徹底改變。彷彿耶穌比喻所說的那個稅吏:「那稅吏遠遠地站著,連舉目望天也不敢,只捶著胸說:『神啊,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!』」(路加福音18:13)若不是出於聖靈的工作,沒有人能夠經歷這樣真實的悔改,因為我們必須要先讓聖靈顯出(光照)我們的罪,我們才會尋求上帝的赦免,我們心中會有一種渴望與強烈的動機,就是把所有一切不好的、罪惡的、捆綁的都除掉。

  施洗約翰告訴所有的人,人所能給人的洗禮,不過是有限的洗禮,人也很難靠著自己理性上的悔改,就真的脫離了罪惡的轄制,除非我們可以靠著上帝~藉著聖靈和火的潔淨和改變,才能使我們有新生命的力量。但問題是,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接受從耶穌基督而來的聖靈和火的洗禮。也就是說,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被完全地焚燒和煉淨,特別是當聖靈要焚燒掉那些我們還留戀的罪惡時,很多人並不願意接受聖靈和火的洗禮,因為我們還想為自己保留點什麼。我們常會跟上帝禱告:「主啊!我願意,除了……之外,我都願意。」或是「主啊!潔淨我,但是某一個部分可不可以不要管我……」,當我們在悔改的過程中,若還留有「但書」,基本上就不是真實的悔改了。

  在路加福音浪子的故事中,當小兒子決定回到父家去面對父親時,他已決定沒有任何要求,也沒有任何保留、退路。所以他的想法就算再怎麼被貶低、被羞辱、一無所有,他也要回去,最起碼可以保留一點做人的尊嚴。這種放下自己、破碎自己的悔改,反而獲得了父親的愛與赦免。大衛的悔改也是如此,當他禱告神救他與拔示巴因犯罪所生的兒子時,他孜孜念念的是還想留下點什麼,但當神把他所有的都拿走後,大衛反而釋懷了,也從心裡渴望徹底的改變,所以他禱告說:「神啊!求祢為我造清潔的心,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。不要丟棄我,使我離開祢的面;不要從我收回祢的聖靈。求祢使我仍得救恩之樂,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。」(詩篇51:10-12)

  真實的悔改,是靈性上的悔改、是毫無保留的悔改、是生命被徹底煉淨的悔改、是唯有在基督裡,經歷聖靈與火的洗禮,才能得到的結果,才能使我們的生命結出悔改的果子,與悔改的心相稱。那不是為了討好上帝所做的行為表現,而是生命被改變所活出來的行為改變。這樣的改變是長存的,不是短暫的;是發自內心的,不是被要求而做的;不但能結出行為的果子,還能結出生命的果子,是長存的果子。對神而言,真實的悔改,絕不是為了讓祂得到什麼好處,而是為了使我們可以得到生命的更新和改變,得著心靈的自由與平安、豐盛與滿足,那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一份祝福。

  那麼,讓我們好好地思想,我們是屬於哪一種的悔改呢?是逃避審判型的悔改(形式上的悔改~虛假的悔改)?或是將功贖罪型的悔改(理性上的悔改~自義的悔改)?抑或是煉淨生命型的悔改(靈性上的悔改~真實的悔改)呢?願我們都能進入真實的悔改,得著神所應許的赦免與祝福。

連結至官網查看最新消息:https://www.tgcga.org/

你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:

5-tag:最新活動-1110px-slid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