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真理教室】遠離罪惡的制約/文 亮 牧師

經文:創世記19章  

  那兩個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瑪;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,看見他們,就起來迎接,臉伏於地下拜,說:「我主啊,請你們到僕人家裡洗洗腳,住一夜,清早起來再走。」他們說:「不!我們要在街上過夜。」羅得切切的請他們,他們這才進去,到他屋裡。羅得為他們預備筵席,烤無酵餅,他們就吃了。他們還沒有躺下,所多瑪城裡各處的人,連老帶少,都來圍住那房子,呼叫羅得說:「今日晚上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呢?把他們帶出來,任我們所為。」羅得出來,把門關上,到眾人那裡,說:「眾弟兄,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。我有兩個女兒,還是處女,容我領出來,任憑你們的心願而行;只是這兩個人既然到我舍下,不要向他們做什麼。」眾人說:「退去吧!」又說:「這個人來寄居,還想要做官哪!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。」眾人就向前擁擠羅得,要攻破房門。

  只是那二人伸出手來,將羅得拉進屋去,把門關上,並且使門外的人,無論老少,眼都昏迷;他們摸來摸去,總尋不著房門。二人對羅得說:「你這裡還有什麼人嗎?無論是女婿,是兒女,和這城中一切屬你的人,你都要將他們從這地方帶出去。我們要毀滅這地方;因為城內罪惡的聲音在耶和華面前甚大,耶和華差我們來,要毀滅這地方。」羅得就出去,告訴娶了【或作將要娶】他女兒的女婿們說:「你們起來,離開這地方,因為耶和華要毀滅這城。」他女婿們卻以為他說的是戲言。

  天明了,天使催逼羅得說:「起來!帶著你的妻子和你在這裡的兩個女兒出去,免得你因這城裡的罪惡同被剿滅。」但羅得遲延不走。二人因為耶和華憐恤羅得,就拉著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,並他兩個女兒的手,把他們領出來,安置在城外;領他們出來以後,就說:「逃命吧!不可回頭看,也不可在平原站住。要往山上逃跑,免得你被剿滅。」羅得對他們說:「我主啊,不要如此!祢僕人已經在祢眼前蒙恩;祢又向我顯出莫大的慈愛,救我的性命。我不能逃到山上去,恐怕這災禍臨到我,我便死了。看哪,這座城又小又近,容易逃到,這不是一個小的嗎?求祢容我逃到那裡,我的性命就得存活。」天使對他說:「這事我也應允你;我不傾覆你所說的這城。你要速速地逃到那城;因為你還沒有到那裡,我不能做什麼。」因此那城名叫瑣珥【就是小的意思】。

  羅得到了瑣珥,日頭已經出來了。當時,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,把那些城和全平原,並城裡所有的居民,連地上生長的,都毀滅了。羅得的妻子在後邊回頭一看,就變成了一根鹽柱。亞伯拉罕清早起來,到了他從前站在耶和華面前的地方,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,不料,那地方煙氣上騰,如同燒窰一般。當神毀滅平原諸城的時候,祂記念亞伯拉罕,正在傾覆羅得所住之城的時候,就打發羅得從傾覆之中出來。羅得因為怕住在瑣珥,就同他兩個女兒從瑣珥上去,住在山裡;他和兩個女兒住在一個洞裡。大女兒對小女兒說:「我們的父親老了,地上又無人按著世上的常規進到我們這裡。來!我們可以叫父親喝酒,與他同寢。這樣,我們好從他存留後裔。」於是,那夜她們叫父親喝酒,大女兒就進去和她父親同寢;她幾時躺下,幾時起來,父親都不知道。第二天,大女兒對小女兒說:「我昨夜與父親同寢。今夜我們再叫他喝酒,妳可以進去與他同寢。這樣,我們好從父親存留後裔。」於是,那夜他們又叫父親喝酒,小女兒起來與他父親同寢;她幾時躺下,幾時起來,父親都不知道。這樣,羅得的兩個女兒都從她父親懷了孕。大女兒生了兒子,給他起名叫摩押,就是現今摩押人的始祖。小女兒也生了兒子,給他起名叫便亞米,就是現今亞捫人的始祖。

  人們在一個環境裡待久了,受到周圍人事物的潛移默化,往往思想、觀念和行為在不知不覺中被影響,而且不了解其中的原由,這就是「被制約」的現象。一般人難免受環境的影響,或多或少會出現制約的現象,被制約不一定是不好的,如果我們是在好事上受影響、被制約,以致於思想和行為都往更討神喜悅的方向發展,那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;但如果我們被制約的思想和行為,是受罪惡的影響,那麼我們就會被罪惡捆綁住,並走向因罪惡所導致的毀壞和結局。人們一旦被罪惡的觀念、思想和行為制約,就很難改變和接受其他新的事物;即使基督的救恩那麼重要、上帝的慈愛那麼美好,但人們卻很難放棄被制約後的思想和行為模式,無法走出心中的禁錮去接受上帝的真理和耶穌基督的救恩。

  從羅得遷居,住在所多瑪的事件中,就可以看見人們被罪惡制約的典型例子。羅得和他的妻子、女兒住到所多瑪之後,許多的觀念、行為都受到當地文化和風俗的影響,以至於他的妻女也跟著沉淪、落入罪惡之中,而羅得自己也無法倖免於受所多瑪異族文化和異教的影響。當神的使者去到羅得家中,羅得雖像亞伯拉罕一樣熱情地接待,他也深知所多瑪罪惡的文化,若讓這兩個陌生人住在街上,將會落得很糟糕的下場,所以羅得堅持一定要使者住在他家裡,也看到所多瑪人是如何淫亂地找上羅得並要求他交出那兩個使者。然而,一件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,神的使者清楚地告訴羅得和他的家人,上帝即將毀滅所多瑪、蛾摩拉,但羅得和家人卻是不信,並且遲延、不肯離開。他明明看到所多瑪的人,是如何地敗壞,他們想罪惡地對待那兩個使者,而羅得竟認為可以讓他的兩個女兒代替使者,以平息眾怒。由此可窺見,羅得和家人似乎沒有察覺:在不知不覺中,他們已經被當地的文化和觀念制約,父親可以輕言交出女兒的貞節,而兩個女兒也可以理所當然地跟父親亂倫。

  大多數的人談論羅得和家人的時候,都認為他們之所以不願離開所多瑪,是貪戀他們在所多瑪的財物,但聖經裡其實沒有記載和描述羅得捨不得他的產業,或許真有那麼一點原因是因為放不掉產業,但更根本的原因是他們根本不認為必要離開,或根本不認為可以離開,因為他們的思想、認知和行為都已經被制約了,所以他們根本連試都不想試,一點都不想走。時至今日,當你告訴一些人要脫離環境罪惡的影響,要過一個基督徒聖潔的生活,很多人打從心裡認為不可能、辦不到,所以根本連試試看都不想,或是草草地嘗試後就放棄,認為自己不可能改變,也不願一再付代價去努力嘗試,除非他們遇到嚴重的事件、挫折、危機,才因此打破他們被制約的捆鎖。

  隨著所多瑪城被毀滅的時間逼近,神的使者眼看羅得和他的家人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,他們就採取主動~「拉著他們的手」出來。要走出被制約的困境,有時候是需要外力的介入和幫助的,通常靠自己並不容易,但往往強而有力的介入和幫助,可以幫助我們掙脫心中被制約的鎖鏈,重新建構一個新的認知和行為。上帝希望拯救羅得脫離那個罪惡的社會,免於承受刑罰的結局,上帝更希望幫助羅得的生命脫離罪惡的制約,重塑一個新的生命和生活,所以祂希望羅得和家人能跑多遠就跑多遠,只不過羅得和兩個女兒,最後還是只逃到附近的小城~瑣珥。我們務要脫離罪惡的轄制與影響,努力脫離被制約的思想、觀念和行為模式,就像當年上帝期待羅得他們一家人所做的一樣。

  今天,上帝透過不只兩位先知或僕人的口告訴我們:這個世界將有一天如同所多瑪、蛾摩拉一般被毀滅。那麼,當我們聽到上帝藉著眾使者告訴我們的時候,我們的心態、反應又是如何?我們是否跟羅得一家人一樣,因受到罪惡制約的影響,打從心裡根本不想離開這個世界,不認為上帝所說的會發生,也不認為需要離開?從羅得一家人的身上,我們反省自己可能出現的問題,並求主帶我們掙脫那受到罪惡制約的思想和行為,才能在審判的日子被分別為聖,得以脫離因罪惡所遭受的咒詛。從羅得家人的反應,我們可以察驗自己可能被制約的幾個現象:

一、 不信

  代表人物是羅得的女婿!

  要知道,人們對一件事物的信與不信,往往會受所處環境輿論的影響。大多數人會相信或不信,是被輿論牽著走的;或說是受群眾的影響,或把假的信以為真,把真的當假的看待,多是被整體環境、文化、或受到輿論影響與制約。羅得的女婿認為神的使者所說的並不會發生,因為他們的大腦告訴他們那是一件何等荒謬的事。挪亞的年代,眾人也認為洪水不會發生,今天大多數的人也不認為會有世界末日的來臨,都因為我們受到整體環境的影響,我們的想法被制約在科學、理性、邏輯思考、人能掌握……這類思維裡,所以我們打從心裡不信聖經的預言、不信上帝的話語,但也因著這樣的不信,多少人將失去悔改與重生的機會,當末日審判的時刻到來,多少人將失去永生?!
  務要小心,不要落在羅得女婿不信的問題裡,思考你的想法、觀念:是否受到所處環境的制約,從未好好地思考聖經中上帝藉眾先知和僕人所給予的提醒?要留心聽耶穌的話:「信子的人有永生;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,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。」(約翰福音3:36),又有聖經的提醒:「弟兄們,你們要謹慎,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,把永生神離棄了。」(希伯來書3:12)「惟有膽怯的、不信的、可憎的、殺人的、淫亂的、行邪術的、拜偶像的,和一切說謊話的,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,這是第二次的死。」(啟示錄21:8)當你聽見聖經的話,務要相信那是上帝的提醒,務要除去不信的心態,接受上帝話語的教訓,才能脫離被罪惡制約的後果,得著基督為你預備的救恩。

二、 盲從

  代表人物是羅得的女兒!

  人們的觀念受到社會長久制約的潛移默化後,對很多想法就視為理所當然,不再能分辨是非黑白,便隨波逐流地盲從。我們可以從羅得的女兒逃出所多瑪後,跟父親之間亂倫的事件中看到,她們兩個人似乎並不認為跟父親生孩子有什麼不好、有什麼不對,她們似乎沒有一點掙扎或是罪疚感,甚至約定輪流跟父親生孩子,這荒唐至極的想法和行為,顯然是她們從所多瑪的社會學來的,因為在所多瑪、蛾摩拉這些罪惡的城市裡,有遠比跟父親生孩子還亂倫、罪惡的事情,所以羅得的兩個女兒所做的,似乎並不離譜,只不過是在大環境的影響下,大家都這樣做的觀念和行為而已。
  今天許多國家和社會,也墮落到有如所多瑪和蛾摩拉的光景,把錯誤的兩性關係合法化,把逆性的說成是天生的,把淫亂的說成是自由與人權的,不但毀壞了家庭倫理,視道德為無物,還把合乎聖經真理的說成是古板的、歧視的、可惡的,這種倒行逆施、扭曲自然的思想、言論與行為,竟獲得許多人的支持、認同、響應,還視之為正常,這就是典型的盲從現象,也是人們長期受到罪惡環境影響的結果。除非我們刻意地擺脫那被制約的思想和認知,否則許多人根本無法從錯謬與荒唐的觀念中走出來。事實上,今天許多教會和自稱是基督徒的人,都與那些罪惡的觀念妥協,不僅認同,甚至曲解聖經,拿來當作支持亂倫與亂性的根據。求主幫助我們,脫離「盲從」的陷阱~遠離罪惡的制約。

三、 留戀

  代表人物是羅得的妻子!

  人們會留戀那些被認為是美好的東西,而哪些東西是「美好的」、「有價值的」?通常都是世界的價值觀所定義的。羅得的妻子被拉出所多瑪城,雖被提醒不要往後看,她卻仍然向後觀看,因此變成了一根鹽柱。到底羅得的妻子為何要回頭看?要看神的使者所言的是真或假?要看看所多瑪的慘況?還是要再看一眼她居住的地方、留戀她多年累積的產業?但事實是~無論她怎麼看,都無法改變上帝要做的事、無法挽回所多瑪被毀滅的結局。而羅得的妻子,還是因為留戀的關係,遭受到自我的毀滅。
  務要知道,留戀並不能改變什麼,人們喜歡留戀一些世界所定義的有價值的事物,卻忽略了在上帝面前更有價值的事物。因為人們容易受那些看得到的事物所影響,就認為那些事物是有價值的。但聖經告訴我們,這世界和其上的事物,有一天都將廢去,唯有能存到永恆的才有真正的價值,問題是並非所有的人都能看到那些肉眼看不見的,卻是可以存到永恆的,所以我們就會留戀那些看得到、摸得到的。求主打開我們屬靈的眼睛,讓我們因看見更有價值的事物,看見那些無形卻可以存到永恆的,才能使我們不因為留戀,就被罪惡的想法和認知所制約,以致於像羅得的妻子一樣,最終與那些會毀壞的事物一同被毀滅。

四、 縱容

  代表人物就是羅得!
  人們會縱容自己的思想和行為,也是受到制約後的反射現象。羅得縱容百姓罪惡,竟想把女兒給人污辱,沒有竭力抵擋。他縱容女婿的不信,沒有竭力或強制他們跟著離開;當我們被罪惡制約的時候,通常不自知也沒能力改變,就會縱容罪惡的事情、錯謬的事情延續下去。羅得也縱容妻子回頭看,或許他自己也想回頭,也想知道使者所說的是真是假,也想看看自己產業的狀況如何,但還好他沒有回頭看。然而,離開所多瑪之後,羅得還縱容自己亂倫,雖說他可能是被女兒灌醉,聖經形容他幾時躺下,幾時起來都不知道,但他怎麼可能沒有察覺自己昨晚跟女兒有沒有發生什麼事?那實在令人難以相信,或許羅得明明知道,卻是縱容自己、縱容女兒所做的事。

  當我們被罪惡的觀念制約了,我們就自然而然的會縱容自己的行為,因為我們會失去罪惡感、罪疚感,如同保羅所說的:「……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。」(提摩太前書4:2)所以對罪惡已經無感了。因此,不要縱容自己像羅得一樣,明知道所多瑪城的罪惡文化,卻選擇漸漸挪移帳篷,最後住進那座城。當聖靈提醒我們有關罪惡的影響時,就要儆醒地記得保羅的吩咐:「但你這屬神的人要逃避這些事,追求公義、敬虔、信心、愛心、忍耐、溫柔。」(提摩太前書6:11)「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,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、信德、仁愛、和平。」(提摩太後書2:22)我們的態度應該是積極、努力的,而不是縱容和妥協。

結語

  上帝在末日要毀滅罪惡的世界,是千真萬確的事實,就如同當年神的使者所宣告所多瑪的審判一樣,並不是危言聳聽。當所多瑪、蛾摩拉被審判和毀滅的日子,還有神的使者拉著羅得和他女兒的手出來,不致在審判中滅亡,那麼當末日審判來臨的時候,你又是否能讓耶穌拉住你的手,得以脫逃毀滅的結局?或是像絕大多數的所多瑪人一樣,因被罪惡制約、捆鎖,連一絲生存的機會也沒有?願我們儆醒的反思自己的生命,抵擋並除去不信、盲從、留戀、縱容的問題,才能使我們在審判的日子得救,得以進入永恆的國度。



你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:

5-tag:最新活動-1110px-slider